m20130724.jpg

text & photo & illustration_鄭宇烈

一家傳統高格調的男性雜誌問到:「對你而言,什麼是真正的療癒?」這樣想過的問題,腦海突然就像起霧的大關嶺道路一樣霧氣瀰漫不著邊際,而最終就籠罩在倦怠的情緒裡面,讓我想去休息站吃一碗天婦羅烏龍麵。

但越是這樣就越要沉著應對,話說如果迴避掉傳統高格調男性雜誌的問題,到底要怎樣才能成為傳統高格調男性呢?因此每碰到機會,就用蒐集折價券的姿態努力實實在在地回答問題。

當然「療癒」這個詞也因濫用和商業主義變得世故圓滑,已被汙染多時。

加上有人批判道,反覆短暫的安慰和類治癒反而讓人無力去正視及解決根本的問題。這樣的批判就像追捕《悲慘世界》裡尚萬強的警探賈維特一樣,鍥而不捨地折磨這個概念。在最近這個非常奇怪的年代裡,只要試著發音說出「解決根本的問題」,就會腿軟了,如果誰叫我為了解決這個而馬上放棄療癒的東西,像我這樣意志薄弱的人是會想哭的,現今疲勞的生活若沒有「療癒」一下,心好像就會碎掉一樣。把夢想放在心中,朝著那方向過日子,但偶爾讓現在滋潤一下得到動力,這樣聲東擊西,其實會不會只是機會主義的錯覺而已?

不管怎麼說,給我帶來最大安慰的還是看看之前旅行的照片,之前帶著狗去旅行的照片是其中效果最好的疲勞恢復強身補品。怎麼不是旅行本身,而是看那時照片的行為呢?就像艾倫.狄波頓在《旅行的藝術》中所說的,因為好像比起在現實裡,美麗的事物更容易在藝術和期待或記憶裡經歷。

實際上在旅遊的時候,我被兩隻力大魯莽的狗拖著到處走,還要鎮壓狂吠如雷的牠們,偶爾是在同時做這兩件事的時候一邊清理狗屎,一邊為了避免和討厭狗的人發生衝突而繃緊神經,且為了避免狗兒們突然跳到車道去,不牢牢緊握狗繩是不行的。

但是在照片裡,那全部的煩雜都揮發而去,單單只有在游泳和開心跑來跑去的狗兒們和美麗的風景蒸餾留存,照片只要一直看著看著,我好像就會掉進那被我們旅行的活力和快樂所充滿的錯覺裡,這讓我又再次期待並準備下次的旅行。從前有句「記錄支配記憶」的廣告詞,想想覺得這似乎是那領域罕見的 Mr. Peace。話說當然也是有「床不是家具,是科學」這強勁的對手。

DSC03557.jpg                                       

profile】鄭宇烈
首爾人,是韓國知名漫畫家和插畫家。為了與狗兒們一起在海裡游泳而搬到濟州島。這段期間,創作了《畫狗兒》、《總有一天世界會成為電影》(合著)、《OLD DOG》和《OLD DOG的電影筆記》(書名皆暫譯)等書。
部落格:http://blog.naver.com/hhoro
  特:https://twitter.com/olddogkr

更多都市男下鄉的趣味生活,就在新書「自以為是的小島休日:都市男與下鄉狗的濟州島生活」
【城邦讀書花園】http://www.cite.com.tw/book?id=68194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7523

創作者介紹

TRAVELER Luxe 旅人誌

i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