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越河內古城,自11世紀後即是王朝的首都,斑駁的巷弄牆面,曾吹拂過無形卻深厚的文化底蘊,細數經過法國殖民後的城市氣息,有著東西方交織的迷人風采。

 

距離河內170公里外,被選入世界自然遺產的下龍灣,近兩千座島嶼美景被稱作是上帝對越南多桀命運的補償,也是留給旅人的禮物。私人遊艇上的越南國旗率先迎風飄揚,這時,我們才正準備啟航。

 

從遠處觀看美得令人不忍觸摸的下龍灣山海景致,有一種更想要親近卻只願保持距離欣賞的感動。過盡千帆,你想留住的是什麼?

 

在下龍灣的靜謐夜晚,從船身倒映到海面上的燈火熠熠閃耀,心裡浮現的是未唱出聲的歌曲,類似我們遠行吧,到世界盡頭。

 

走在感覺面積無法丈量的下龍灣鐘乳石洞內,身旁是經過萬年歲月風化的奇觀,和後來的現代綺麗光影,不遠處入口灑進來的日光,更隱隱讓我們驚訝身處的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

 

習慣在下龍灣生活的在地居民,許多人一生不願回歸陸地。幫我們執槳的少年船夫,望向遠方的眼神裡有一份專注,或許還帶有一份跳脫當下的嚮往?

 

當我們從下龍灣返回河內,百年傳奇酒店Sofitel Metropole門口停放的兩輛骨董車,將人的情緒瞬間拉到黑白電影的浪漫情節,而街的另一端有現代摩托車疾駛而過,這就是多元古城的一面。

 

河內 Sofitel Metropol Hotel舊館內的幽黃燈光,想像其間走過的輕盈步伐,不見盡頭的應該是歲月的深度。

 

擺放在河內Metropole酒店一樓,實際上仍可使用的骨董電話,讓人總是想起在間諜片中被匆匆帶過、作為辨別時代的元素。

 

隱匿於河內民居中的Hanoi House咖啡館,從地理位置到店內裝飾,一切是那麼「常民」,然而讓人有一種願意放鬆歇腳的親切感。

 

在河內Tan My Design店內牆面上發現這幅攝影作品,那小孩的神情緊緊抓住我的目光,弄髒的臉龐,和超齡但依然純真的笑容,我總覺得他笑容裡有話。

 

站在擁有絕佳視野的The Roof Top酒吧,河內市景一覽無遺,即使天候不佳,仍然以萬家燈火,歡迎遠方旅人一起感受這座古城奮力向前的軌跡。

text & photo TRAVELER 旅人誌)

    全站熱搜

    risework2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