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緩慢之必要──特別是在澎湖。找一個鍾意的角落,感受島嶼的時間。在傻愛莊的臨窗桌上;帶著筆記本,記下什麼或不記,都好。

 

室內窗後面是另一個房間,擺上瓶子略為遮擋視線,又不造成密閉感。裝飾著花布的窗框,也像是畫框了。這是傻愛莊主人莊彩婕的巧思。

 

世界只有一個標準版、地圖一定是北上南下嗎?在兼營餐廳的民宿朝昔盧裡遇見這幅台灣古地圖。下方一角的單車,彷彿在暗示我們:動身去旅行吧!

 

貓。望安島上,花宅聚落的貓。在街上漫步,一不留意,原先在捕魚網的伯伯家裡看到的貓,就悄然到了身後。貓兒並不在意我們,只是路過,自顧自地踅到別的地方去了。

 

咾咕石牆面下,天人菊開得正燦爛。從咾咕石牆面上,可以推敲往日的澎湖生活。澎湖缺乏建材,不只是珊瑚礁被拿來造房,甚至活體珊瑚也被用來蓋房子。現在有法規保護,使用活體珊瑚已被禁止,可見這面有珊瑚的牆是早期留下來的。

 

探訪澎湖,遇見不少已無人居的房舍。海風被擋住後,沒有屋頂的空房裡,植物慢慢成了居民,繁茂地長成微妙的秘密風景。

 

西嶼。海風碩大,土地貧瘠,植物貼地而生,根也特別牢固。和海這麼接近的環境,也難怪澎湖有著自成一格的氛圍;據說,天氣晴朗且空氣清徹時,從這裡可以看見台灣山脈。

 

海草桐。花瓣並沒有被人工或昆蟲破壞,而是天生如此。若是將兩朵花摘下,便可以拼出一朵完整的花。對旅人來說,又是一篇有待詮釋的澎湖故事。

 

夏日時澎湖人戲水的隘門沙灘。木椿上的箔岸繩索,海水中的那段看不清楚,卻結實地聯結著遠處的小船──像是澎湖人和澎湖的關係,不論去到多遠,提起澎湖,總是一往情深。

text & photo TRAVELER 旅人誌)

    全站熱搜

    risework2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