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木版是京都少數還堅持手工印刷的工房,一年四季以印刷工藝敲醒人們沉睡的感官。拜訪第六代傳人原田裕子小姐,秋日的菊紋,自掌心蔓延。

 

菊是秋日的清朗、粉紅是歡暢的呼吸,而版畫,是我們遺忘已久的童心。

 

東福寺龍吟庵的紅葉下,禪僧以竹掃帚與耙釘,創作蛟龍出海。

 

凜冬將至,日本人開始懷念起故鄉的檜木澡缸。KIZASHI THE SUITE職人手工打造的日本金松澡缸,溫暖了旅人的冬夜漫漫。

 

在隆冬走進設計旅宿Mume,自京都走進老上海,桐木金漆鏤空木扉,款款冬日在蘇杭湖畔。

 

掀起暖簾,向茶人討一杯茶。茶在手中像一畦池塘,在SOU.SOU室禮,共享著溫暖。

 

SOU‧SOU室禮的高橋雄二先生專注在眼前的茶湯,宛如修行一般神情肅穆,唯有在喝的人綻放出笑顏時才輕輕一笑。一抹茶,暖了心,也暖了彼此的表情。

 

旅宿Mume的越南絹繡燈籠上,職人細細繡上梅花與蝶,隆冬乍暖的時節,才有這番風景,而春天,也不遠了。

 

京都人等待春的降臨,職人用想像力度過漫長冬季。春花秋月都是京都,阿以波的團扇,雕刻著流金歲月。

text & photo TRAVELER 旅人誌)

    全站熱搜

    risework2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