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在烘焙的香氣中醒來。高雄美濃的晨喚,是手作的滋味。

 

南投竹山的霧氣中,款款而至的農人,手握尚沾附塵土與露水的新鮮蔬菜。城市裡的人別見怪,鄉下的早餐,本是如此。

 

透著光,豆香在飄蕩,薄似蟬翼的每一片,都是師傅清晨即起、一桿桿挑起的。在台東池上的大池豆皮店,品嚐著只有鄉下才有的醇厚滋味。

 

推開門,晨光劃開濃霧,奔也似地在山巒間縱走,台東關山的山城歲月,如今僅剩山嵐、老屋和鐵花窗,靜靜等待著,滿面春風迎客至。

 

關山老屋裡,多少歲月流轉,多少青春本事,黃綢紅緞,也曾是歲月靜好。

 

眷戀老東西、舊時光,其實只是那莫名鄉愁牽引──土磚牆、紅春聯,枯枝一束。於是明明是在「早食堂hi, 日楞」,鄉愁卻上心頭。

 

hi, 日楞的牆上,安著節氣的牌子。日子滴溜滴溜地轉著,誰也不曾真正認真數算,這次且讓這些名字,帶你下鄉,重溫老時光。

 

下鄉,回到記憶中的土地,稻穗低垂彷彿在大地的豐美之前也只能折服,草頭昂然伸向天空,彷彿欲抓住秋日與涼爽的季節風。

 

秋日的豐收為鮮綠繡上金蔥,池上,是縱谷裡的黃金穀倉。

 

阡陌間款步的農人,秋收中的怡然時分。走出景框、瞬間永恆。

text & photo TRAVELER 旅人誌)

    全站熱搜

    risework2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