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採訪《TRAVELER Luxe 旅人誌》三月號的專題:台灣的手工藝家,我在一月直奔台東太麻里、花蓮秀林、苗栗泰安,還有距離較近的台北八里等地。才剛開春,就幾乎快要環島一圈了。

除了台北的陶藝家張正成之外,其他三位手工藝家正好都是原住民,他們所執著的手藝多半都有著傳承文化的意味,「能留在自己的家鄉工作和生活」可說是他們共同的期待。然而,採訪順遊景點時,從深山亞都會館、朗克徠爵的風車教堂和大月映莊園的主人,卻都是選擇離開熟悉的環境,到東部追求夢想中的寧靜生活。離開或留下,並沒有絕對的是非,只是一種人生的選擇;就像傳統與現代之間,也非絕然的對立。

堅持傳統的尤瑪,讓人感到敬佩,尤其還要將明明存在卻日漸模糊的手藝,逐一編織回原形。心胸開朗的那都蘭,不僅跨越族群的界線,也大膽結合當現代手工藝技巧。原愛木工坊只用漂流木素材,做出大自然的韻律;張正成卻不斷嘗試跨媒材結合的可能。不同的堅持與嚮往,創造出繽紛燦爛的手工藝世界,每一件作品都值得珍惜。

最撼動我心的,是尤瑪所說的話:「我想要找一件足以代表自己的事來做。」讓人不禁反思,能夠代表自己的、願意花50年時間耕耘的又是什麼呢?

而採訪途中最讓我感動的景色,是從朗克徠爵的風車教堂看出去的視野,綠野平疇讓大海看起來更為寬廣無垠;日出陽光雖然刺眼,然而透過雲層灑落而下的天光,在海平面上照出一個個光圈。真希望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景色。

text & photo_洪禎璐

 旅途中最愛的景色

 

    全站熱搜

    i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