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讀過一篇劉克襄的文章〈全世界最貴重的孤獨 三貂嶺車站〉,內容提到他在三貂嶺站遇到一個日本人對「三貂嶺」這幾個漢字著迷不已,因為這讓他聯想到荒涼和孤獨。前一陣子因為採訪到了侯硐站,趁著還有時間,我向攝影大哥提議要到三貂嶺車站感受一下劉克襄筆下的孤獨。見多識廣的攝影大哥說,三貂嶺站只有坐火車能到得了。我不解,侯硐站到三貂嶺不到三公里距離,順道過去有什麼難的?

三貂嶺車站月台旁破敗的房子

後來總算明白他的意思,這裡的確是「只有火車能到得了的地方」啊。三貂嶺車站沿著山壁、溪谷而建,沒有一條對外連絡道路,出了火車站,面對的就是基隆河,除了月台兩旁,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往左邊走是整建中的月台,和蓋得與老舊車站毫不相襯的廁所;往右邊走則是破敗的平房,再往下走就是平溪線和宜蘭線的交叉口。

沿著鐵軌而行

沿著月台旁的路繼續往下走,見到大大「鳴」的指標,是提醒火車到這裡的時候要「鳴」一聲,以提醒玩得興奮的旅人嗎?

沿著山壁而建的窄月台

沿著山壁而建的狹窄月台,僅容得下一人站立。在這裡候車,又是緊張興奮,又是戰戰競競。月台正在施工整建,再加上與這裡人氣不成正比的新廁所,以後準備要發展成觀光景點嗎?

在侯硐站買了到三貂嶺的車票,雖然到了三貂嶺根本沒有人會檢查車票,但受到劉克襄文中那個日本人的影響,也覺得「三貂嶺」是個浪漫的名字,因此蓋了紀念章,算是「到此一遊」的紀念品。

站長等待列車來臨

火車到站之前,站長指示遊客穿越鐵道,到車站對面月台候車,盡責地把對三貂嶺車站大驚小怪的遊客們送上車。

text & photo_Chuni

 

 

    全站熱搜

    i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