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葡京酒店點上異色霓虹燈,輪廓鮮明成為入夜後澳門天際線的奪目主角;作為澳門博彩業起源地兼指摽,這確實是最絢爛而叫人迷惑的一抹夜色。

 

當我們稱讚起瓷磚燒製的澳門路牌優雅又特別,只見當地人有些驕傲又帶點苦惱地笑道「是漂亮啊,不過開車時常常看不清指示呢」;小小的市井風景反因小小的市民牢騷,更加添了幾分可親人味。

 

一壺冒著騰騰熱氣的普洱茶,一室頭家珍藏的古董、墨寶、舊相片,一段閒致午後喫茶時光…一間一旦待下來,就連時間也捨不得走太快的澳門老茶樓。

 

亂中看似有序的澳門龍華茶樓一隅;陳舊貨品堆疊出古早氣息,盯著瞧久了倒像是一幅由幾何圖形構成的極簡畫作了,而畫中又有一畫,也成了形容這茶樓的最佳註腳。

 

隨著窄巷狹弄在澳門風順堂區蜿蜒穿梭,總算在一處寬闊明亮的轉角遇見貓空間;而這名副其實充滿貓咪的一方斗室,讓愛貓人一遇見就不忍再離去。

 

庭內兩株魁梧老樟樹張成蔽空涼蔭,庭外草木蔥蔥形成天然屏障,仁慈堂婆仔屋的葡式建築在這一片令人心安的綠意中靜自佇立,已逾百年。

 

用色豐盈的洋風樓房是澳門的日常風景,裝填了無盡悲喜,也映襯著真實的市井面貌。

 

澳門也許袖珍,卻總在意想不到的角落藏著驚喜,最喧囂的議事亭前地有著最寧靜的藝文聚所,誰想得到呢?鑽入鬧市中的靜樓,一探究竟吧…

 

室內透出黃澄澄的暖調光線、旅程中一直沒機會聽到的輕搖滾此刻自門縫輕輕流洩,告訴我們沒有找錯地方;澳門边度(哪裡)有音樂?瞧,答案不正近在眼前。

 

從澳門古舊的街巷樓房也可以找到值得駐足玩味的幽默,題上「高樓大廈」端正四字的舊公寓雖然其貌不揚,可背後說不定真有我們無從得知的驚人來頭呢!

 

在一方小室中隨茶道老師領略這古老儀式的奧義,外頭就是酒店餐廳卻彷彿置身和風庭園,心境莊嚴但悠然;忖度著這份將他方文化忠實且精髓地展現的心意,也讓澳門更顯迷人。

 

灼灼白日當空,浪花重重拍擊岩岸,滿潮線就近在腳步邊,這一天澳門黑沙龍爪角的海並不藍,卻也因而在心中淘洗出另種遺世孤絕的情懷。

 

澳門瘋堂斜巷一帶適合不設目的與時間一逕漫遊,不必想像自己身在歐洲,也不刻意忽略穿插在洋房石子路間的老舊民房,最本味的澳門,即是最美麗的澳門。

 

晨間正好的陽光在香草園灑下,築於小山頭的望廈賓館並沒有山下大集團攻城掠地的野心,只願園裡蔬果植栽皆欣欣向榮,任旅人逍遙自若遊走其中。

 

望廈賓館服務學子靦腆、純粹的笑容,讓我想到澳門這個地方,尚未踏入世故、還有些樸拙,卻是這座島嶼最珍貴、最令人不願見其流失的本質。

text & photo TRAVELER 旅人誌)

    全站熱搜

    risework2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