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前,台中州能高郡霧社(現在的南投仁愛鄉)發生了震驚一時的「霧社事件」。歷史課本上說,「霧社事件」是原住民部落一次英勇的武裝抗日行動,不痛不癢的歷史名詞解釋,或許只代表著考試又要多記一樣東西,但是多年來卻有多部影視或藝文作品紀念著當年那場戰役,除了公視的《風中緋櫻》,還有即將在今年9月上映的電影《賽德克巴萊》。

魏德聖導演指導日軍群戲/賽德克‧巴萊 提供 

早在12年前,因為受到一則原住民「還我土地」的新聞所啟發,《賽德克巴萊》的拍攝計畫就一直存在魏德聖導演心中,後來終於在200910月底於霧社開鏡,在20109月殺青,預計在20119月分為上下兩集播出。史詩級的規格,魏導說他其實不希望分成兩集,畢竟觀眾進電影院都是希望能一次看完電影。但是電影才拍到一半,就已經剪出2.5小時的長度,照這個情況看來,不分成兩集是不行的了,魏導也只好屈服,最後電影總長是4.5小時。上集〈太陽旗〉於99上映,下集〈彩虹橋〉上映日期在930

從〈太陽旗〉和〈彩虹橋〉主題名稱來看,就知道這部電影是一個信仰彩虹的部落與太陽帝國對抗的故事。賽德克族人認為,男人必須是驍猛善戰的勇士,女人要能織出美麗的布匹,才能成為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之意),也才有資格踏上彩虹橋與純淨的祖靈相見。電影上集〈太陽旗〉從日軍進駐台灣開始,平靜的部落被日本太陽旗插上,因為種種壓迫而引起部落反擊,最後以公學校血戰結束;下集〈彩虹橋〉描述的是在事件結束後,日軍大規模反擊下,賽德克勇士們以寡擊眾的壯烈戰役,族人們都相信,死前得證明自己是勇士,才能登上彩虹橋。魏導說,或許只有太陽旗掉落,太陽才算真的出現。 

賽德克巴萊》是賽德克族的故事,所用的族人演員除了賽德克族,也包含泰雅族和太魯閣族,明星演員馬志翔有一半的賽德克族血統,徐若瑄、溫嵐、羅美玲也都流著泰雅族血液。或許正因為如此,從小就接受這段族裡最美麗傳說的演員們,都視踏上彩虹橋為最高榮耀,劇中沒有出草的演員向導演爭取:「我也要紋面,我也想上彩虹橋啊!」羅美玲也不甘心地問:「彩虹橋上真的沒有我嗎?」為此還傷心難過了好幾天。

魏德聖導演指導族人演員/賽德克‧巴萊 提供 

歷時十個月的拍攝期,《賽德克巴萊》邀來日本美術小組打造霧社街和賽德克部落馬社坡社等場景,也請來韓國特效團隊設計武打動作場面,耗資七億台幣的製作經費,在中影3.5億台幣資金到位之前,魏德聖始終相信會解決問題,他說,只要是做好的事情,就不怕沒人資助。從魏導自信的言論中,也讓人更加期待這部用許多人的滿腔熱血且不計成本打造出來的鉅作。99,我們相約電影院吧!

text_chuni  photo_賽德克巴萊

    全站熱搜

    itrave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